震后14年:可乐男孩想对自己说谢谢安康家园最小的孩子已成年

时间:2022-09-23 14:17:37 作者:乐鱼全站APP下载 来源:leyu乐鱼正版下载 

  2022年5月12日,是5.12汶川大地震14周年。14年前的今天,四川汶川发生8.0级地震,近...

  2022年5月12日,是5.12汶川大地震14周年。14年前的今天,四川汶川发生8.0级地震,近7万人丧生,1.8万人失踪,37万余人受伤。

  14年过去,在废墟中和救援者约定出来买一罐冰可乐的小男孩已经长大,并成为了2022年冬残奥会的火炬手;收留了712名地震孤困儿童的安康家园结束了它的使命,送最年幼的两个孩子考上了大学;地震期间,在罗汉寺的僧人们庇护收容下降生的108个孩子也逐渐长大,灾难之后,迎来新生。

  5月12日上午,封面新闻直播连线汶川大地震亲历者“可乐男孩”薛枭、罗汉娃妈妈黄文锦以及安康家园第一任园长齐建新,聆听了震后14年的成长故事。

  薛枭仍然记得14年前的情景,“这是让我能坚持那么久出来的约定,当时救援的叔叔问我,出去以后想干嘛?我就说出去想喝冰冻的可乐,他说出去以后会给我买,我也说会给他买个雪糕。”当年幼的薛枭坚持到被抬出废墟时,与他约定的救援者说,“你要记住给我买雪糕哟。”薛枭回答道,“叔叔,要喝可乐,冰冻的。”这一幕被摄像机记录下来,薛枭也因此被称为“可乐男孩”。

  14年过去,薛枭早在2009年就完成了和救援叔叔的约定,两人还成了无话不谈的“忘年交”,逢年过节也经常问候。“我们很少聊起地震,但感谢是永远的,我会一直感谢他。”

  “可乐男孩”这一标签广为人知,薛枭一度因为自己的名字被隐没在标签下而不开心。“2012年的时候,我和一个活动主持人吐露想法,觉得这个标签太重了,我心里不平衡。”那位主持人告诉他,大家熟知并喜爱可乐男孩,是因为在所有人都非常悲伤的时候,他的出现给大家带来一丝快乐,一点阳光。“我听了他的话就想通了,觉得这个称呼就代表着一种乐观。我也想对14年前的自己说,谢谢你坚持下来,我才能成为现在的自己。”薛枭说。

  尽管过去14年,亲历地震的阴霾并没有完全消散殆尽,薛枭心有余悸,“遇到有震感的地震,我背后就开始冒冷汗,算是一种地震后遗症吧。”薛枭也认为,经历过2008年的地震,大家都会了解一些防震的知识,四川人的心态都还是特别好的,不管经历什么,都能用乐观的心态去面对。

  如今的可乐男孩薛枭在中粮可口可乐四川公司工作,管理着可乐博物馆,还在公司推荐下成为了2022年冬残奥会火炬手。

  他仍然保持着对地震灾害的关注,负责公司的公益项目以及救援物资对接,“四川哪个地方如果发生3级以上的地震,我们都会去问问需不需要物资。”谈起将来的打算,他表示希望能带动更多人关注公益活动,让周围充满爱。

  齐建新是安康家园的首任园长,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,近700名孤困儿童从四川转移到日照安康家园,当时在天津师范大学的工会主席齐建新临危受命,成为了700个孩子的大家长。

  2022年4月,当初年纪最小的两个孩子张明皓、马永杰也高中毕业,年满18岁,守护孩子们14年的安康家园终于完成了它的使命。

  齐建新说起成为安康家园的园长时仍然是自豪的。“当时这个人选有一定的要求,要懂教育、会管理、并且需要有心理方面学科背景的人,因为那个时候的孩子非常脆弱,可能存在心理问题。”拥有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骨干培训班证书的齐建新,由于符合条件被推选出来,他从事学生工作多年,经验丰富。2008年,54岁的他在地震发生后第一时间请命去一线,因为年事较高落选。齐建新仍然记得,校领导讨论了很久,晚上十点才做出决定,通知齐建新工作任务,第二天早上6点,他便坐上车赶赴日照就任安康家园园长。

  齐建新接下的是一个艰巨的任务,来到安康家园的孩子数量近700人,年纪跨度大,最小的只有三岁半,大的已经读初高中。经历了大地震和生离死别的孩子们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创伤,表现各异。“我看到孩子们时非常难过,因为灾后应激,年纪小的孩子们会哭喊,进食和睡眠都存在障碍,年纪大一些的孩子会出现心理障碍,甚至出现自杀倾向。我心理压力很大,因为他们刚从大灾大难中逃出来,不能在这里再有任何危险,一定要尽心尽力把他们保护好。”

  到了新的环境,为了避免应激,孩子们先集中隔离一周后,才开始参与活动,与人接触。当时的安康家园由工厂的职工宿舍改建,有两居室也有三居室,他和100多个安康妈妈与孩子们同吃同住,每4-6个孩子和一个安康妈妈住在一起,每天在一起的时间超过20个小时,形成一种家庭式管理教育模式。

  齐建新还组织天津师范大学的心理咨询教师队伍给孩子做心理普查,带他们玩游戏,做团体活动。在普查中,他们发现小部分严重的心理障碍青少年,又联系中国龙少年基金会,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王玉凤教授的团队长驻安康家园进行治疗,并给孩子们建立心理档案。直到第一年转移期安全度过,适龄的孩子们陆续在日照市入学,走上日常生活学习轨道,他才稍稍松了口气。

  齐建新在日照安康家园陪伴孩子们度过最艰难的一年,孩子们有的叫他叔叔、爸爸,有的叫爷爷。“我跟他们说,不管怎么称呼,你们都是安康家园的孩子,也是我的孩子,他们也把我当成亲人,有什么问题都愿意和我交流。“当孩子要转移回到四川的安康家园时,齐建新在送别的车站不舍流泪,每年都赶赴四川看望他们,与新的园长交接,帮助孩子过渡。“他们结婚了也叫我去,和我分享他们的快乐,父亲节还给我发消息,联系从来没有断过。“齐建新骄傲地说。

  2008年汶川8.0级地震发生后,数百名灾民涌入了四川什邡城北的千年古刹罗汉寺,住持素全法师和僧人们无条件接收了所有灾民。当时什邡市妇幼保健院的孕产妇们也在其中,震后近三个月里,108个宝宝在罗汉寺诞生,他们也被称为罗汉娃。

  5月12日,罗汉娃阳成宇的妈妈黄文锦与封面新闻记者连线,回忆罗汉娃的降生和震后14年的成长故事。

  “当时已经是6月初,我还在乡下,已经过了预产期,就想去去妇幼保健院检查一下,到了才发现那已经是危楼了,贴着通知说医院已经搬到罗汉寺,我们到了就发现寺庙门口有很多僧人、志愿者帮忙引导,带我们到那个地点。”

  黄文锦回忆抵达罗汉寺后看到的景象,地上都是帐篷,一进去就是“人山人海”。“那有很多产房,我所在的产房就有4个产妇,在产房的妈妈们也会交流生了孩子遇到的问题,孩子吐奶啊,奶水之类的问题,互相传授经验,也会聊一些关于地震、余震的事情。”

  刚生了小孩的黄文锦,一边沉浸在迎接新生命的喜悦中,一边又面对着不断的余震,担心遇到危险。当时的她还没有意识到在一场巨大的灾难中生下孩子意味着什么,后来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,她也对生命有了新的认识。

  阳成宇在五岁时参加了一场特殊的生日聚会,罗汉寺举办了一场108个孩子的集体生日。阳成宇问妈妈,为什么自己的生日这么隆重,有这么多人一起过?黄文锦告诉他,“你出生的时候发生了一场巨大的灾难,当时生命是很脆弱的,幸亏保健院的医生在罗汉寺僧人的帮助下转移到寺庙里,还有更多的志愿者和爱心人士帮助下,妈妈才能顺利的把你生出来,当时还有更多的母亲和小孩,我们一起见证了一场爱的奇迹,这是一种生命的传递。”

  随着时间流逝,黄文锦愈发感受到“罗汉娃”诞生的特殊意义,“生命在面对这种大灾难的时候真的是很脆弱的,但是我们经过这场大地震,许多人对我们的爱和关心凝结在一起,将无数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,孕育出了现在的108个罗汉娃,他们更积极地去面对生活,更加努力向上地迎接一次又一次的挑战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